首 页 | 民革介绍 | 多党合作动态 | 民革要闻 | 自身建设 | 参政议政 | 祖统工作 | 社会服务 | 世纪中山 | 民革人物 | 专题
您的位置: 首页/ 祖统工作/ 海峡两岸
游中台禅寺感记
时间: 2012-02-10 | 文章来源: 民革中央宣传部
字号:

参访团一行参观中台禅寺
台湾南投,在一片秀丽的山水田园风光中,有一座被远山环抱、金顶、白墙的建筑物显得格外醒目,这便是闻名中外的中台禅寺。远远望去,这座气势非凡的建筑比传统寺庙高大得多,更似矗立在高原上的那座布达拉宫,显得格外雄伟壮观,南投的中台禅寺是我所见到的最为独特的寺庙。

大学寺庙 初识中台

下车步行拾阶而上,眼前就是中台禅寺高大的山门。山门是传统的黄色琉璃瓦覆顶的橘黄色三开门廊柱,魁伟壮观。继而,禅寺主体建筑豁然入目。从侧面看去,整个楼群高低有序、错落有致,仿佛就是合掌盘腿为众生祈福的佛陀坐像。这里没有香烟缭绕,但却有人来人往、络绎不绝的游客,不时有手持小旗的导游擦身而过,好一片兴隆景象。

穿过山门,身着深褐色僧袍,眉目疏朗、身材清瘦的知客僧早已迎上前来,问清名姓后,直接把我们引入客堂,与该寺的大和尚就佛法的学术化、教育化、艺术化、科学化、生活化等进行交流。

中台禅寺塔寺合一,由方丈惟觉大和尚亲自领导,其弟子、著名建筑师李祖原居士设计,1992年着手筹建,历经3年规划、7年动工兴建,耗资30亿元新台币,占地30多公顷,于2001年9月1日正式落成开光启用。寺内房间多达四百五十间,一个大斋堂可同时容纳一千多人用餐。李祖原是世界第一高楼、台北101大楼的设计者。在中台禅寺建筑设计上,他运用现代科技,以佛法理念为根本,融合艺术、文化和其他宗教建筑艺术,呈现出新时代宗教建筑特质,广受肯定和瞩目,于落成翌年一举夺得“第23届台湾建筑奖”。它的建筑风格一改佛家的传统,与其说是佛寺,还不如说是气派非凡的21世纪的西式现代城堡。

与传统寺庙的不同,这里的殿堂里不见一丁点儿的香火,但到处却弥漫着檀香味。原来是因为在几处佛像两旁都树立着一段段的印度老檀。为了避免香火对空气和建筑造成污染,中台禅寺不允许上香,游客拜佛最多是用鲜花,是世界上唯一不烧香的寺庙。在这里,看到的更多的是宗教文化的解读。这里的僧尼个个身着白衣黑裤,显得十分静雅,且未言先笑、谈吐举止优雅得体,给人以很高的亲和力。游人所见到的既不是烟雾缭绕的香柱,所听到的也不是朗朗的念经声,让人觉得仿佛这里不是寺庙,更似一座大学,是中国传统宗教文化与现代科技完美交融的大学。

中台拈花 众生微笑

在知客的带领下,我们来到禅寺的内部,可谓一步一景,一景一禅,每个角落都熔铸着“顿悟自心,直了成佛”之意。一楼的大厅是天王殿,以黑花岗岩雕刻的四大天王,内包大柱,顶天立地。由于每尊天王躯体高大,按照雕像原理头部会显得大而不成比例,在惟觉老和尚的提议下,最终把天王设计成了四面头像,既解决了美观问题,又表达了一即四、四即一的佛教理念。

拾级而上,二楼是大雄宝殿,殿堂以红、灰为主色调,供奉着释迦牟尼像,背光中雕刻着一尊尊化佛,流露出佛祖往返娑婆世界,不断化导众生的慈悲。中台禅寺的释迦牟尼雕像以印度红花岗岩为材,与其它寺院迥异,更体现出禅寺独特的艺术品位和别具匠心的风格。

五楼是大庄严殿。映入眼帘的是色彩纷繁、绚丽夺目的天花藻井。这里的藻井使用的是台湾彩绘,同时结合了敦煌石窟的艺术表现手法,更辉映出报身佛土的圆满庄严。大庄严殿的四周是铜制的、金光灿灿的千佛墙,展现出了重重无尽的佛国世界。

踏进九楼的大光明殿,殿堂地面与墙面都是白色结晶化玻璃铺设而成,洁净无瑕。其中正直端坐的是毗卢遮那佛像,佛像的衣纹采用的是至为简洁的线雕方式,莹白洁净的佛身代表着人人本性是清净的。巨大的莹白佛像给人以巨大的震撼,撼动着浊世带来的价值观念。瞬息间仿佛可以感到有限躯体内的狭小灵魂在轰隆隆崩塌,促使人从心底生出难以压抑的寻找本善与真理的迫切。

十六楼是万佛殿,万尊手工雕刻的药师佛排列在殿堂四周,气势非凡;佛像的顶光采用有光无热的先进光纤技术,美轮美奂、绚丽华美。更让人赞叹的是殿堂两侧的大帷幕玻璃,全无框架结构,高30米、宽16米,是德国设计师的创新之作,既防震,又抗风,是全世界同类幕墙中面积最大、技术最先进的。在大风来临时前后最大位移可达43.9厘米,经历了台湾9·27大地震后也仍旧岿然不动。殿堂的正中间,一座以木头打造的药师七佛塔出现在我们的眼前。师傅介绍说,建造佛塔的木材,全部是从泰国进口的橡木。由台湾的工匠,按照传统与现代的工艺来建造,没有使用一根钉,全部采用榫卯结构。

我们经过特别批准,得以进入三十一楼,这里收藏着众多的艺术品,我们参观了用玉石雕刻的一尊尊罗汉,而更令我惊讶的是知客给我们介绍那罗汉背后的一个个中华传统的故事。三十二楼收藏的是各类木版雕刻。三十三楼则为经书等。三十七楼是最高的圆顶,必须从三十六楼步行而上。楼内全部采用木材装修,四周有一圈低矮的台子,供上来的人坐下休息。在顶楼的地面上,画了一个中心点。师傅让我们每人依次走到那里,然后面向南面的佛像说:“南无阿弥陀佛”,看看能否听到佛的回声。听完她的话,众人都跃跃欲试,我也去了。当我轻声发出“南无阿弥陀佛”后,在耳朵的四周,立即回响起了“南无阿弥陀佛”的回声。在那个中心点,哪怕你说的不是“南无阿弥陀佛”,只要发出很小的一点声音,也能够听到巨大的回音。这让我想到了北京天坛的回音壁,中华5000年的灿烂的文明史……

徜徉于中台禅寺,一位位男女法师、居士散发出来的笃定、踏实和智慧似乎在错身而过的瞬间就能把人感染,融化掉烦劳与重压,让人体悟到澄净、纯全、松弛与平和的美好与芬芳。

或许,这与他们每天修习见识深远的大善知识,以三环一体的教理、福德、禅定滋养锻造身心有关;又或许,与他们学习善用科技,以史书涵养心性,勤练外文打开国际视野紧密相连;更或许,是他们安居于各自的岗位,练就“俗世”的一技之长,恪守本分,把握每一段工作中的修行、弘法因缘的果效。

十年树木建丛林,百年树人立法幢;菩萨因着十方来,道场为了众生建。中台禅寺的开山方丈看到现代人生活失序、压力紧绷,天灾人祸不断……深感众生现实的苦痛、无奈和彷徨。于是,在使佛法以学术化、科学化、教育化、生活化、艺术化等多样的面貌启发众生的同时,发愿在台湾各地用宗教理念关怀和反哺社会,广设108家精舍。提供生命的活水泉源,以禅宗心法就近接引大众,使繁忙的都市人不必舟车劳烦地深入山区寺庙便能在工作或者家居之余练习书法,学习插花,听经闻法,滋润干涸的心田,转烦恼、忧愁为菩提。

中台禅寺的与众不同和恢宏壮阔的气势不仅反映在它的建筑设计、科技运用方面,更加体现在它的宗教理念和视野蓝图方面。

在建精舍弘扬佛法的同时,中台禅寺致力于教育事业。以“对上以敬、对下以慈、对人以和、对事以真”的中台四箴行为校训筹建了中台小学、初中和高中。以“中学为体,佛法为根,世学为用”十二年一贯制的教育,培养青少年清晰活泼的思考和旷达无碍的人生观,从而实现通过教育安定社会、净化人心的目标。

慈悲心是佛的特性。中台禅寺积极地参与社会公益活动,用行动长养慈悲的心量,点亮一盏盏心灯以灯灯传递中华传统文化的心光,关怀和反哺社会。

禅寺感怀 文化未来

置身于中台禅寺,所见、所闻、所感无一不浸淫在无上的禅机和博大的中华文化之中。此情此景,不禁让人追古抚今,思绪万千。余秋雨曾经对人说起过自己对佛教和佛教文化影响力的一段切身体悟:他的家乡余姚曾经出过王阳明、黄宗羲、朱舜水这些天下公认的“大儒”,但到了他出生的时候,方圆几十里地已经几乎没有什么人知道他们的名字,更没有人了解他们提出过一些什么主张,哪怕是片言只语。当时的余姚,兵荒马乱,盗匪横行,唯一与文明有关的痕迹,就是家家户户都有一个吃素念经的女家长,天天在做着“积德行善”的事;她们没有一个人识字,却都能熟练地背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其中有三分之一的妇女还能背下《金刚经》。她们作为一家之长,有力地带动着全家的心理走向。结果,小庙的黄墙佛殿、磬钹木鱼,成为这些贫寒村落的寄托所在。余秋雨相信,这些村落之所以没有被仇恨所肢解,这些村民之所以没有被邪恶所席卷,都与那支由文盲妇女组成的念佛队伍有关。这样的回忆图景,并非特例。因为后来,他问过很多从不同乡间出来的前辈和同辈,大家回忆到的情景基本类似。这就说明,在广袤的中华文化腹地,在毛细血管伸及的肌肤之间,早已融入中华文化的佛教的踪影要比其它文化成分活跃得多,也有效得多。

东汉时,佛教初步传入中国,那时的佛教主要在上层文人、官僚和统治者中流传,对民间的影响不是很大。后来,随着人们对佛教的理解不断加深,一些修行有成就的高僧根据自己个人的修行体验,以佛经中的一部或者几部经典作为修行的依据创立了宗派。宗派的创立为广大的中国民众打开了一扇通往佛教殿堂的大门。如庐山的慧远大师与一些僧人在庐山结社,以《无量寿经》、《阿弥陀经》等为依据,共同发愿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弥陀净土,开创了净土宗(也称莲宗)。由于净土宗念佛法门简单易行,很快就流传到了民间,成为民间流传最广泛的宗派。后来《法华经》的《观世音菩萨普门品》一样由于简单易行,被单独列出来,广传到民间,得到了无数普通百姓的青睐,形成了“家家阿弥陀,户户观世音”的盛况。可以说佛教得到广大老百姓的信仰与佛教里这一特殊的净土法门是密不可分的。它让一般文人,甚至是几乎不识字的普通百姓也能窥见佛教经典的深意和精髓。

佛教得到“普及”后,秉承大乘佛教的思想,士大夫在贪污腐败盛行的时代依然能坚持廉洁行政,关心百姓疾苦;闲时以阅佛经和参禅理为乐事,远离酒色纵欲,抵制不良作风的蔓延。而普通民众则在家礼佛、斋戒、放生、布施,和睦邻里,改善身心等等。佛教的影响真正打破了阶层的鸿沟,将各阶层的思想、文化、生活等联系、整合到了一起。

佛教自汉代传入中国后,很快在社会中得到了广泛传播和发展,并与儒、道并列,跻身于中国文化的主干之一。隋唐时出现三教鼎立的局面,成为中国文化的三大组成部分。千百年来,佛家文化更反映了各个时代的政治经济文化特点,印刻着兴衰荣辱的沧桑巨变,记录了中华文化发展的曲折轨迹。佛教不但影响着中国的社会、政治、文学、历史、音乐、舞蹈、建筑、绘画、雕塑、科技,还从最基本的层面影响着中国的百姓,如婚丧嫁娶、吉庆节日、日常语言、民族性格和心理素质等世俗文化。他已经成为了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如何正确看待和引导这种文化的发展呢?

近年来,两岸三地的佛教界提出了建设“人间佛教”的理念,更加深入和广泛地影响着世俗文化、中华文化的众多方面。“人间佛教”主要有两方面的内容:一个是实现信徒人格的自我提升,净化人心,净化社会;另一方面就是在文化方面、慈善方面多做为社会服务的工作。北京大学宗教研究所所长楼宇烈教授说:一直有这样的说法,叫作“以儒治国,以道治身,以佛治心”(南宋孝宗皇帝语,转引自元刘谧著《三教平心论》),儒、道、佛三者可以说有一个分工合作的关系,儒家的很多理念是中国历史上传统的治国理念,历史上的封建王朝,都是根据儒家的理念来治国的;道家讲究养生,是治身的法宝;佛教着重治心,三者相互配合。可见,佛教早已成为中华传统文化中很重要的一个有机组成。

如何看待宗教和文化的关系?这是每一个民族在发展文化的过程中必然会遇到的问题。文化的发展是一个连续不断的过程,传统文化和现代文化不可能完全割裂。在新的时期,建设文化强国的同时,我们也要汲取中华传统文化中的精华,来继承、充实和发展中华民族的新文化。而中国传统文化也包括佛教文化在内。现在普遍存在一种偏见:说到中国传统文化,似乎就只有儒家文化,完全忽略了宗教文化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贡献,降低了佛教文化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地位。其实,从魏晋南北朝以来,中国的传统文化已经不再是纯粹的儒家文化了,而是融合了各个民族的文化,汇合了儒道释三家思想的文化形态。

站在海峡的彼岸,回望中华文化,中华文明是一个“大地文明”,广袤的国土和宽阔的长江、黄河造就了她开阔、包容的品格。自从佛教传入中国,经历了小乘到大乘的转变,后来在中国境内又孕育出了“禅宗”。开阔、包容的心胸使我们接受了佛教,创新和改造的精神使我们孕育出了属于中国的佛教宗派。

中国有了自己的佛教思想和佛教文化后,中华文化的开阔、包容的品格,勤奋、虔诚的学习态度也不断驱使着我们走出去,去学习,隋朝以后,出现了南道、北道的争论。南道、北道就是佛教里面不同的派别,他们的争论点集中在佛经、成佛等问题上。从隋末直到唐初,有很多问题大家谈不清楚,争论不出一个所以然。于是,唐玄奘就发愿,要到那西天的烂陀寺去,把真经取回来,看看经书上到底是怎么说的。山一程,水一程,跨越多少个国度,历经多少个寒暑,唐玄奘取到了真经。这样的学习、这样的精神是多么地虔诚!

从对中台禅寺的游览,中台禅寺的建筑、禅思理念和社会关怀的实践来看,我们可以发现:由于历史、文化等多方面的原因,与台湾相比,内地的佛教发展,特别是人间佛教的建设还有很大的差距;但是,内地的佛教也有自身的优势。同属中华文化,在同样的思想的指导下,无论是祖国内地还是台湾,我们都需要打开心胸,以谦虚的态度,虔诚地相互取真经,相互学习!也许,打开心胸,虔诚地向其它文化学习是中国传统文化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也许,打开心胸,虔诚地向其它文化学习就是中华文化千百年来历久弥新的奥秘;也许,打开心胸,虔诚地向其它文化学习也是新时代中国文化未来发展的新道路!

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中华民族用劳动和智慧创造了光辉灿烂的文化。中华文化,源远流长,延续不绝,一直影响到今天的生活。继承和弘扬中华传统文化,是凝聚中华民族力量的客观要求,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现实需要。无论是台湾还是内地,我们都应该从中台禅寺的建筑、禅思理念和社会关怀的实践中学习。通过不断扩大的交流与比较,具有悠久传统的中华文化,必将以崭新的姿态迈进未来的世界文化体系之中。(北京 王志新)
作者王志新在台湾

版权所有: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央委员会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皇城根南街84号 邮编:100006
电子信箱:webmaster@minge.gov.cn 京ICP备09054763号